巴西前部长:中国威胁谁了?

过去十年间,中国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也为其他国家的发展提供了借鉴。这背后有哪些原因?近日,巴西前旅游部部长、现任清华大学教授福鑫(Alessandro Teixeira)做客中国日报《连线》栏目,带来他对中国发展和相关问题的解读。

过去十年间,中国经济取得了许多里程碑式的成就。与之相伴,西方政治家就“”喋喋不休。对于这个现象,您怎么看?

我认为这个说法值得仔细分析。当你说“西方”的时候,我认为太广泛了。你所谓的“西方”,我认为不是西方,而主要是美国和其部分欧洲盟友。在南美,没人谈论中国是个威胁。非洲也没人讨论“债务陷阱”。一直拿“”来说事的,是少数几个欧洲国家,不是全部,以及美国。所以问题应该是,中国对谁产生了威胁?

问题之二在于:为何说中国是一个威胁?或许是因为美国不想和其他国家竞争?不是中国想要去竞争,而是中国在科技、制造的实力使其被美国视为竞争对手。所以这些才是关键元素。我认为中国不会对任何国家产生威胁。中国的外交政策尊重每一个国家的主权。中国从不发起侵略,也从不对外宣战。我们所说的竞争仅限于特定的领域,就是经济领域。

但这是很自然的事,中国要发展,想要发展,就要如习主席所说,实现双循环,在外部和内部的市场有机循环起来。如果竞争不是好事,那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美国还总是喜欢自我标榜“自由竞争”?所以,让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竞争,无论如何,我都不认为中国的发展是一种威胁,我看到的是竞争,是中国在努力争取市场。

《外交学者》杂志在一篇2016年的文章中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比作美国的马歇尔计划。您怎么看待“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倡议和马歇尔计划完全不同。马歇尔计划旨在战后重建和复苏经济。“一带一路”不是。

许多人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倡议。也有许多人说它是中国增长贸易、促进外部投资的方式。我的看法稍许不同。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合作平台。

所以,当拉丁美洲国家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后,当地就开始进行关于拉丁美洲国家如何参与该倡议的讨论,拉丁美洲国家怎样更好地参与进来?我想再次强调一点,这并不是只与中国打交道,因为中国只是创造了一个平台,中国并不希望一家独大,将“一带一路”倡议占为己有。不,中国是想向世界提供一个合作平台。你想要加入,那非常棒。你不想加入,没问题,你有选择的自由。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员,你就好像加入了一个俱乐部,大家一起投资,一起贸易,一起分享不同文化,一起参与数字经济、数字转型、社会转型的讨论。这点非常重要。

我多次听到别人说,如果你参与共建“一带一路”,那么中国就会向你投资、向你买东西。不,并非如此。中国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中国一直说我们要创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帮我们实现它的工具。中国从没说过我们的工具是唯一的工具。这些话从没出现在讨论中。我们在讨论一些对世界有益的事情。

在我看来,中美两国很难脱钩。两者作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两者不可能做到脱钩。为什么呢?因为中美已经在一些价值链、供应链中相互融合,已经融合在一起。

当然,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两者不可能做到脱钩。所以,我赞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新加坡所说的话,中美两国不能脱钩。两个国家可能重新调整关系,可能重新部署规划,但是不可能脱钩。不存在脱钩,从宏观经济而言,脱钩不存在,从科技层面而言,脱钩也不存在,因为两国已经紧密结合。

中美经济用了二三十年才达到了今天这种融合程度,现在仅凭一纸总统令就要中止合作,这是不可能的。从事实体经济的人都明白这点。“脱钩”在意识形态或政治上,与在实体经济中,有着不同的含义。在政治方面或许会有这方面的讨论,在实际情况中,融合或许会减少,但脱钩绝不可能发生。

我认为中国发展目标的根基在于为人民谋发展。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不是梦,这是现实。我认为中国可以做到这点,因为它有独特的体制。

中国如何实现发展?我一直说有几个重要因素。第一个关键因素是领导力。中国的领导层做出决策时,全民都认真参与其中,私有企业、媒体、政府都包括在内,所以你可以清楚了解国家的发展方向。

第二个因素,是教育。我在做一项调研,我发现中国家庭收入里,至少三成以上都投入到了教育之中。不仅是正规教育,还有课后辅导,基础教育等等。这很重要。中国家庭把钱花在教育上,这和西方社会不一样。西方人往往认为教育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额外投入。很多人会说,这是因为中国的竞争压力很大。但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国外,人都会面临竞争,人们总是希望有所准备。所以第二个因素是教育。

第三个因素是中国人对政府和体制的信念。政府发挥着重要的领导决策作用,也发挥着重要的治理职能。所以人们能了解政府的方向。

第四个因素,我认为是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文化,是中国人民如何看待世界,不是只看眼前,而是长远规划。

独特的体系、扎实的教育、人民对政府的坚定信念以及长远规划,是福鑫教授观察到的中国道路的四大特征。中国道路扎根于中国土壤,实践证明,它适应中国的文化和国情。它给中国百姓带来了安稳幸福的生活,也给国家带来了长富久安。

【世界说】加媒:美国住房市场种族偏见和歧视令人担忧 少数族裔住房估值远低于白人

【中国那些事儿】英国刊物公布“2023年世界大学排名” :中国崛起 美国排名持续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