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媒体:我们为什么讨厌斯科拉里?

“一见钟情”没有完美的反义词,因为我们很难在初次见面的瞬间就非常讨厌一个人,就算我们听说这个人以前干过什么坏事,或是见面的时候有多么不堪。我们顶多是对这个人的印象不好。了解广州恒大,了解巴西国家队的球迷,都对匆匆空降广州的斯科拉里有不好的印象。

“卡纳瓦罗教的好好的,凭什么抛弃他?就是因为这个老头拿过世界杯冠军吗?”

这不是凭空捏造,是斯科拉里第一天带广州队训练,我在里水基地采访时球迷说的话。然而嘴上说不,身体却很诚实。这样不好的印象并没有挡住他们追逐新帅的脚步——球迷顶多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媒体也是。

广东媒体对斯科拉里的到来不是太感冒。也许我们已经见识过里皮这样既大牌又绅士的世界级名帅,而且他带领广州队拿到所有可以拿到的冠军,并且杀进世俱杯这样的世界级大赛,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在全亚洲人民面前装逼成功了,是史无前例、无与伦比的荣誉。而看起来像个农民的斯科拉里,平时自己去天河某菜市场买菜,放假租一辆面包车去感受人山人海的桂林,这样的主教练能带领恒大复制两年前的“奇迹”吗?

斯科拉里用了半个赛季就证明了自己,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二座亚洲冠军联赛奖杯的光辉驱散了怀疑的阴霾。然而两年后的今天,球迷媒体却给斯科拉里钉上了“三宗罪”:不轮换、不用新人、缺乏战术变化。“这位巴西老头越来越让人讨厌! ”2017赛季足协杯出局后有恒大球迷如是说。为什么我们会开始讨厌这位功勋教头呢?

刚到广州的斯科拉里运气似乎特别好,因为他遇到一帮最失意的球员。在英超失意的保利尼奥来到中国,他心中积聚着无限能量;卡纳瓦罗像一位虔诚的传道者,给年轻的以及伤愈归来的当打球员注入足够的信心,为他们的登场铺平道路,然而他的突然离去让球员们没了奋斗的源泉和目标,2015年6月那个夜晚,在恒大更衣室到混合采访区的那条走廊上,我看到的尽是垂头丧气、两眼泪汪的面孔。

美国哲学家埃里克-霍弗在他的《THE TRUE BELIEVER》里说过,失意之人最容易转变为一场群体运动的皈依者和狂热者。球员们需要的是寻找“行动”慰藉,借以摆脱失意的自我,这正中斯科拉里这位老司机的下怀。我们暂且把职业比赛的一个赛季视为一场“群体运动”,斯科拉里策划领导了2015年这场成功而激烈的“群体运动”。他用了一些方法让球队高度团结,也就是我们俗话所说的“打鸡血”。

要知道,当时的广州恒大在球迷心目中就是一支打了鸡血就几乎无所不能的球队:大阪世俱杯上恒大首战反超并绝杀中北美冠军美洲队,郑龙成为首位在该赛事中取得进球的中国人,斯科拉里的“鸡血”作用相当明显,甚至激发了李帅的“第二春”。 他让恒大成为了足球场上一部无懈可击的战争机器。

以上是斯科拉里在位期间最“讨喜”的时期,但随后巴西人的日子并不好过。恒大放走了还在当打之年的埃尔克森,用4200万欧的惊天转会费、1000万欧年薪找来杰克逊。马丁内斯—— 一个快被人们遗忘的外援,这引起众多球迷和媒体的不满。

大众心理非常有趣,比起攻击一个环境,或一个体制,人们更善于甚至乐于攻击体制中的个体,因为个体是巨像。

我们看到很多球迷骂裁判,这是中国联赛最常见的场景;他们更喜欢骂足协的人,特别是足协主席,中国队输球后骂、新政出台后骂、处罚公示后骂———体制太虚无,不如骂人爽。于是这种不满最终只能集中到斯科拉里一个人身上,尽管杰马不是斯帅钦定的外援。

而随后两个赛季球队大面积伤病,亚冠出局,关键场次输球,都成为人们攻击斯科拉里的借口,大家认为斯科拉里带领的球队已经离我们心中那支亚洲劲旅越来越远。“不轮换”造成主力球员过度疲劳从而球队出现大面积伤病;“不用新人”导致伤病出现后青黄不接,球队实力急剧下滑;“缺乏战术变化”是前两个因素激发后体现出来的问题。

但回看2015年的斯科拉里,他轮换了吗?有意锻炼新人了吗?战术有新变化吗?没有。斯科拉里没有变,保守仍然是他的“特点”,变的是“我们”——球迷、媒体、球员以及俱乐部高层。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在今年年初向俱乐部提出“勇夺四冠”的要求,教练球员们的想法我不清楚,清楚也不方便说,但球迷是兴奋的。这份满满的自信来源于2011赛季誓师大会上许家印的那句话,“球队五年内必须取得亚冠冠军,不然李章洙教练就得下课!”李章洙被踢走,球队迎来了里皮时代,恒大用了三年时间就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球迷原谅了俱乐部的无情。

同样的剧情发生在2015赛季,俱乐部送走了卡纳瓦罗,迎来了斯科拉里,球迷有什么反应?当然是原谅他啦,毕竟又是一个亚冠冠军。俱乐部这种雷厉风行的做法虽然无情和冒险,但实践证明是正确的。于是球迷对俱乐部深信不疑。

在本赛季球队竞争力急剧下滑的情况下,球迷对“四冠”目标产生了怀疑,俱乐部却无动于衷,反而力保斯科拉里,球迷对俱乐部的“消极”表现感到失望,看着球队给死敌上海上港打得体无完肤,亚冠足协杯双双出局,巨大的反差让这些习惯了冠军的球迷第一次产生无法承受的挫败感,这种挫败感自然转化为愤怒,愤怒需要发泄窗口。就像之前所说的,人们更喜欢人身攻击,作为主教练,斯科拉里首当其冲被乱枪扫射。

媒体也许会理智一些,更加冷静一些。他们知道所有结果都是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球队“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新人能力水平较低青黄不接;保利尼奥的离开是个意外,但这个意外却激发更大的矛盾,斯科拉里丢掉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老而弥坚的郑智对此也无能为力。所有的客观影响把斯科拉里自身问题无限放大,作为以“批判”为特色的广东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周日晚的卫冕之战,恒大顺利收获七连冠。赛后的庆祝仪式俱乐部播出一条让人无比感慨的片子。片中历数了恒大建队以来每个关键时刻,以及那些为球队打拼甚至付出生命的人。

从荣誉来看,斯科拉里无疑是恒大历任主教练之中的No.1,无论他的比赛内容多么不堪入目,终究是保住了联赛冠军这条底线。

恒大在走下坡路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斯科拉里可能不是唯一身处教练岗位的亲历者,球队的未来仍未可知,或许会变好,或许会更差,这种落差只能靠我们自己消化。从广药时代就追随球队的“死忠”球迷在这方面显然更得心应手,毕竟经历过广州足球最坏的时候。他们也许已经做好这场“狂热运动”随时回归平淡的心理准备。